只差没打起来!美中两国该如何竞争而不爆发战争?

日期:2021-02-22 18:03 点击:

美国《外交》双月刊3/4月号刊出一篇题为《只差没打起来:如何避免让美中冲突以灾难收场》(Short of War - How to Keep U.S.--Chinese Confrontation From Ending in Calamity)的文章,撰文者是澳洲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

本身懂中文、被视为是「知华派」的陆克文认为,美中若在「有管控的战略竞争」情况下建立起联合框架,可以降低竞争升级为公开冲突的风险。全文摘要如下:

华府和北京的官员如今在很多问题上都意见相左,但在一件事情上看法一致:两国之间的较量将在21世纪20年代进入决定性阶段。无论双方实施什么战略、无论发生什么事件、美中之间的紧张关係将与日俱增;竞争将加剧,这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战争却并非完全不可避免。两国仍有可能设立防止灾难发生的防护堤。我的建议是:「在有管控的战略竞争下」建立联合框架,可以降低竞争升级为公开冲突的风险。

有管控的战略竞争涉及对国家安全政策及行为设定某些硬性限制,但允许在外交、经济和意识形态领域展开全面和公开的竞争。它还可以让华府和北京有可能透过双边安排和多边论坛,在某些领域进行合作。 儘管这样的一个框架很不容易建构,但它仍是有可能的,而其他选择则很可能会带来灾难。

在美国,很少有人关注中国大战略的国内政治和经济驱动因素、该战略的内容、以及中国近几十年来实施该战略的方式。华府一直讨论的都是美国应该怎么做,却鲜有反思任何特定的行动过程,是否可能导致中国战略路线产生真正的改变。

中国正注视着拜登政府协助美国从受伤中恢复过来的能力。北京之前也目睹过华府从政治、经济和安全灾难中恢复过来的经过。儘管如此,中国仍然相信:美国政治固有的分裂性质,将使新政府不可能凝聚大众对制订连续性对华战略的支持。

美中战略目标存在着严重冲突,而两国关係又极具竞争性。中国寻求在不挑起跟华府及其盟友的直接冲突情况下,获得全球经济主导地位和对美国的地区军事优势。最重要的是,中国正寻求逐步使多边体系更符合国家利益和价值观。但是,逐步和平过渡到一个接纳有中国领导的国际秩序,如今的可能性看来要比仅仅几年前小得多。

拜登政府计画在国内重建美国国力的基本面、在海外重建美国的联盟并拒绝简单地恢复之前的对华战略接触。这显示这场竞争将持续下去,儘管因为双方在一些特定领域进行合作,会使竞争变得较为缓和。

因此,对华府和北京来说,问题在于双方能否在可以降低发生危机、冲突和战争风险的商定範围内,进行这种高水準的战略竞争。有管控的战略竞争理念,是基于对全球秩序的极为现实的观点。这种观点承认各国会继续透过建立有利于自己的力量平衡来寻求安全,同时认识到一旦这样做,有可能给其他国家造成安全困境,后者的根本利益,可能因为对方的行动而被削弱。

在这种情况下,诀窍是在双方展开竞争时,透过共同制定有助于防止战争爆发的有限行为规则,减少双方面临的风险。建立这样一个框架,第一步是确定双方为了进行实质性对话,必须立即採取的几个步骤,并确定双方(以及美国的盟友)必须遵守的、数量有限的严格限制。 例如,华府必须重新严格遵守「一个中国」政策。

华府和北京未来仍然会继续在世界各地争夺战略和经济影响力。双方将继续寻求对等进入对方市场,并且会在被拒绝进入时採取报复措施。双方仍将在外国投资市场、技术市场、资本市场及货币市场上竞争。双方很可能会展开一场争夺人心的全球性较量。华府强调民主、开放经济和人权的重要性,北京则主打「中国发展模式」。

然而,即使在竞争加剧情况下,两国在一些关键领域仍有一定的合作空间。除了在气候变迁问题上的合作,两国还可以进行双边核武限制谈判,并致力于在可接受的人工智慧军事应用方面达成协议。双方也可以在北韩非核化与防止伊朗发展核武等方面进行合作。美中也可以在印太地区採取一系列建立互信的措施,例如共同努力改善全球金融稳定状况,特别是同意对遭受新冠肺炎疫情重创的发展中国家进行债务重整。

双方还可以共同建立一个更好的、在发展中国家发送新冠疫苗的系统。但所有这些事项的战略逻辑是相同的:对两国来说,在一个有管控的竞争的联合框架内行事,胜过完全没有规则。这个框架需要由拜登指定的一名可信任的高级代表,跟中国领导人委派的中国代表谈判商定;只有这种直接的高层管道,才能让双方都遵守透过严格限制达成秘密的谅解。一旦发生违反限制的情况,这两位代表将成为联络点,他们也是管控发生任何此类违反行为及所产生后果的人。

随着时间推移,双方可能会发展出最低程度的战略互信。 美国和中国目前都在寻求在未来充满风险的十年里,管控双方关係的方法。残酷的事实是:除非双方就管控的条件达成基本协定,否则任何关係都无法得到管控。